AV Team

我喺青少部AV team事奉已經有九年了,百幾次當值入面,有角色上嘅轉變,有心態上嘅調整,更有被牧養嘅時候。  

 

生存在AV team
記得啱啱升上青少部嗰陣,遇著AV team招募,當時覺得好似幾好玩咁,就同班朋友一齊報名。一個月當值一次,就等於一個月有一次崇拜唔洗坐定定聽道,對初中嘅我黎講當然係件開心事。最難忘莫過於隊長約我地朝早7:30大快活同其他事奉團體一齊食早餐,我去過兩次,之後因為實在太早、同啲人又唔熟,就冇再去了。初中生涯嘅AV team事奉,就係㩒下簡佈,做下後勤,聽大哥哥大姐姐嘅指示去做,叫做有參與事奉,喺AV team有我生存嘅足跡。

生活在AV team
雖然AV team並唔多坐定定分享牧養嘅時間,但係前輩嘅一舉一動就促使住我去成長,叫我嘅事奉心態有所提升。記得高中嘅時候,我開始接觸mixer(混音),教我嘅係大我兩三年嘅哥哥姐姐。佢地樂意、毫無保留嘅傳授,令我對事奉有新嘅睇法。當初嘅我偏向著重自己成就,想盡辦法隱藏自己唔明同軟弱嘅地方,雖然知道事奉係為神而做,但係並冇將自我放低。教我mixer嘅哥哥姐姐,佢地唔係專業混音師,有嘅只係兩三年經驗,但係都願意用自己僅有嘅知識教我,唔怕比我知道佢地唔識嘅野,為嘅就係承傳,讓更多弟兄姊妹可以係AV team事奉神。有佢地做榜樣,我開始學習將自我放低,學習將目標放係事奉工作上面,主動去了解自己唔清楚嘅音響知識,裝備自己去事奉神。因為前輩嘅榜樣,我開始對AV team事奉有份責任感,AV team成為我生活嘅一部分。 

生命在AV team
升上大專,成為AV team骨幹成員,意味住要付出更多,帶領新一代隊員,將東西承傳下去。要內向嘅我向隊員打開話題,要唔擅長表達嘅我教人音響知識,實在係唔容易。感恩神早已安排一切:初中時隊長嘅榜樣、高中時前輩嘅教導、現在身邊同工嘅支持鼓勵,就係一盞盞明燈,引導我走下去,讓我繼續為AV team燃燒生命。

文 / 香城劉氏曉晉號安德魯載於庚子年己卯月 (Andrew).Alati

《牧養是甚麼?》

牧養是甚麼?當我嘗試去解答這問題時,思索許久,卻不能得出一個確切的定義,但腦海中卻浮現出一幕幕在教會成長的片段。在成長的過程中,我與不同的人相遇,建立起一段段的關係,當中有同輩,有大一點的哥哥姐姐,亦有人生經歷豐富的成年人。他們每一個或多或少都助了我成長,陪伴我走過生命中的某一段道路。

 

剛升上青少部時,因一時的興起,我迷迷糊糊地參加了AV Team。在當中,我與不少人相識,從各人身上都學到些許東西。現在回想起來,當初我認為參與 AV Team 只能學到種種有關電腦和音響的知識,想不到參與後,在各方面都有所成長。記得當時有位大我一點點的哥哥教我如何收拾咪線,他很仔細地教授整理咪線的方法,甚至說明不同方法的利弊。當他講到某種方法能令咪線不會纏在一起時,他突然作了一個動作 ─ 把咪線的一頭拋出去,然後說:「看吧!這樣咪線便能順利放出來,不會纏在一起。」我當時有點驚訝,但卻欣賞那哥哥熱誠又仔細的講解。在這哥哥身上看到的是一顆仔細教導別人的心,他把自己所知的都教我。長大後,當我教導別人時,都會把自己所知的仔細地教給他人,正如那哥哥一樣。

 

高中的時候,我仍在 AV Team事奉。當時,我在事奉時都不太專注於崇拜之中,可能是因為我過於專注在自己的事奉當中。在當值的時候,我通常都不會開聲敬拜神,只專注於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上。直至我遇上了一個人才慢慢有了改變,那人同樣於AV Team事奉,是個大我一點點的姐姐。在第一次與她一同當值的崇拜中,她的行為深深地打動了我。崇拜中,她一邊事奉,一邊大聲敬拜。她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,放膽大聲敬拜神。她專注於她的事奉,但同時亦投入於敬拜之中。當時的我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她那樣,在事奉的同時投入敬拜當中;自此,我開始嘗試在當值時都開聲敬拜。當然,不會那麼容易成功,有時因害羞,有時因忘記了。在多次的嘗試後,總算成功地放聲敬拜。但卻流於表面,只是口中敬拜神,內心並沒有真正投入崇拜。直至有一次晚會崇拜中,我才真正體會到甚麼是真正投入敬拜。不過,那姐姐仍是促使我成長的一個契機。至少,對當時的我來說,能在事奉當中放聲敬拜神,已經是一個進步。

在多年的AV Team 事奉中,我認為能與人建立深厚的關係比較難。因為AV Team 在性質上比較着重於做事方面,關係建立的時間比較少。多數時間都是和隊員共同做事,較少有互相分享的時候。與大多數隊員的關係,與其說是朋友,倒不如說是同事。可是,在這樣的環境中,我仍然有被愛的時候,這樣的體會是源於一個擁抱。在中六放榜那天得了一個壞消息,就是我的成績不太好。當時我其實內心十分沮喪,可是性格使然,表現出來卻是毫不在乎,簡單來說就是故作堅強。當天因為與組員約定放榜後回教會相聚,便回教會,回到去我遇見一位同是AV Team的哥哥。他是我初中某一年的隊長,但此後就鮮有交集,因此和他其實不太熟絡。當時我與他的對話如下:

「Hello, 考試成績如何啊?」

「只有XX分。」

他停頓了一下,便張開雙手擁抱我,並一邊說不用擔心。我被他擁抱着,一股暖意湧上心頭,內心得到了安慰,原本不安的心情稍微得到了平復。一個小小的擁抱,帶給我的卻是大大的安慰。可能對他來說,這只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關心,可是在我而言卻是一個讓我銘記於心的擁抱。在這個哥哥身上,我體會到關心他人的重要性。無論與他人的關係如何,都要適當地關心別人,一個小小的關心可能會帶給別人無限的溫暖。

 

腦海中浮現出來的這一幕幕在教會成長的畫面,這一段段在教會建立的關係,相互交織而成的便是一次又一次被牧養的經歷。在我而言,這就是牧養。那麼,對你來說,牧養是甚麼?

文 / Hugo Li.Hanukkah